• >
主页 > 何仙姑心水料 >
何仙姑心水料
重庆名人堂房产置换有限公司与杨常春重庆市金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发布日期:2021-08-13 15:24   来源:未知   阅读:

  ,住所地重庆市江北区天澜大道11号21幢6-4,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500105MA5YW7GB2R。

  被告:重庆金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重庆市南川区西城街道南园路8号铂金鸟巢C幢1单元4-2,统一社会信用代码76F。

  被告:杨常春,男,1972年10月2日出生,汉族,重庆金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xx山项目部现场负责人,住重庆市南川区。

  (以下简称重庆名人堂公司)诉被告重庆金铺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金铺公司)、杨常春装饰装修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5月27日立案受理后,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杨常春在答辩期内向本院提出管辖权异议。本院于2019年6月24日作出(2019)渝0156民初1995号民事裁定,驳回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杨常春对本案管辖权提出的异议。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杨常春不服本裁定,向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8月8日作出(2019)渝03民辖终120号民事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8月2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兰中迅,被告杨常春和二被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周伟、徐乐萍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重庆金铺公司给付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违约金57.5万元;2、判令被告杨常春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给付责任。事实和理由:2018年7月21日,被告重庆金铺公司与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签订了《xxx装饰装修合同》,合同约定了工程概况、工期、工程价款、工程款结算及支付、争议解决等条款。施工过程中,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发现被告杨常春存在工程款未及时发放给民工和材料供应商、虚报工程进度、工程质量达不到合同约定的情形等问题,要求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整改。2018年11月6日,被告杨常春向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出具《说明》,承诺在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领取的工程款全部用于支付工资和材料款,样板间整改必须在2018年11月16日前完成,户外玻璃窗在2018年11月20日前安装完毕,否则按每天伍仟元违约罚款。后经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多次发函,要求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整改。被告重庆金铺公司一直拖延。2019年3月11日,双方解除《xxx装饰装修合同》之日,户外玻璃窗及样板间仍未完成,自2018年11月16日至2019年3月11日止,共计115天,违约金额57.5万元。被告杨常春以个人名义作为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涉案债务的保证人,是债务的加入行为,且是被告重庆金铺公司的一人股东,应当承担连带责任。综上,请求人民法院支持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的诉讼请求。

  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杨常春共同辩称,被告重庆金铺公司与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于2018年7月21日签订的《xxx装饰装修合同》,后来合同解除并对工程款进行了结算,现请求违约金没有法律依据。并且,原告名人堂公司没有按约履行付款义务,造成项目没有完工。因此,请求人民法院驳回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18年7月21日,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与被告重庆金铺公司签订了《xxx装饰装修合同》,合同约定了工程概况、工程价款、工程款结算及支付、样板间工程、违约责任、争议解决等条款。双方当事人均在合同落款处加盖公司印章确认合同效力。

  合同签订后,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按约进场施工。2018年11月6日,重庆金铺公司xx山项目部现场负责人杨常春给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出具了《2018年11月4日工程款使用说明》,载明:1、预付玻璃窗安装款,办保在2018年11月20日之前安装完毕,计划支付壹拾万元整。2、其它材料装修款支付,计划支付捌万元整。3、工人工资计划支付柒万元整。现场报码香港现场开奖直播4、合计支付贰拾伍万元整。5、样板间整改必须在2018.11.16之前完成(包含涂料、栏杆处理)。杨常春,2018.11.6。样板间整改及户外窗如果在约定期限内不能完成,按照每天伍仟元的违约罚款。保证人:杨常春,2018.11.6。

  2019年1月25日,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给被告重庆金铺公司寄送了《关于xx山56民族风情度假酒店工程款及测算验收发函》和《xxx酒店项目问题二次告知函》,要求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按约完成施工项目,把检测出不合格的装修质量问题及时整改达到合同要求。2019年2月28日,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又给被告重庆金铺公司寄送了《xxx酒店项目装修整改再次函告》。

  2019年3月11日,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与被告重庆金铺公司签订了《工程尾款结算协议书》,约定提前解除双方签订的《xxx装饰装修合同》,就合同解除后结算支付工程尾款事宜,双方达成协议;合同第一条约定双方现场确认不含税工程为125万元,现场交接确认无误,双方签字确认后,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三日内支付被告重庆金铺公司45万元。在首次付款一个月后,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支付被告重庆金铺公司40万元。在第二次支付完成一个月后,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支付被告重庆金铺公司40万元;合同第四条约定,如果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不按约定时间向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支付工程款,每日按未支付总尾款的0.5%支付违约金,直到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支付为止……;如果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项目的施工过程中,因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未支付原工人劳务费,材料费或其他原因,影响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现场的施工与整体工程进度,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有权停止支付后期所有尾款并不支付违约金,被告重庆金铺公司同时承担因延期施工造成的所有损失20%的违约金;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所有施工项目若出现质量问题均与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无关。双方当事人均在合同落款处加盖公司印章确认合同效力。同时,被告杨常春出具了《杨常春个人担保》,载明:本人杨常春郑重担保:如果合约甲方按照《工程尾款支付协议》的时间支付了本人(杨常春),中途若出现阻止或影响工程施工的现象发生,本人(杨常春)自愿按照《工程尾款支付协议》第四条中的第二款违约责任承担相应责任。担保人:杨常春,2019年3月11日。

  另查明,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在解除合同前支付被告重庆金铺公司工程款90万元,在合同解除后又支付工程款65万元。

  本院所确认的以上事实,有原被告的当庭陈述、《xxx装饰装修合同》、《2018年11月4日工程款使用说明》、《关于xx山xxxxx情度假酒店工程款及测算验收发函》、《xxx酒店项目问题二次告知函》、《xxx酒店项目装修整改再次函告》、《工程尾款结算协议书》、《杨常春个人担保》、银行交易明细等证据在案为凭。上述证据,符合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本院依法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工程尾款结算协议书》,约定解除双方原签订的《xxx装饰装修合同》,并对解除后的工程进行结算,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应为有效协议,对双方当事人具有约束力。在该协议中,原被告双方对原合同解除后的工程款进行了结算,同时对工程逾期完成的违约金未作约定,故本院认定,双方当事人在协商解除合同时,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免除了被告重庆金铺公司的违约赔偿责任,现解除协议已生效,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不得再依照原合同请求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支付违约金,故对于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该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认为主张违约金是依据被告杨常春于2018年11月6日出具的《2018年11月4日工程款使用说明》,并非是已协议解除的《xxx装饰装修合同》。因《2018年11月4日工程款使用说明》并未解除,故被告重庆金铺公司应当支付违约金。本院认为,被告杨长春出具的《2018年11月4日工程款使用说明》,是对《xxx装饰装修合同》中工程项目的进度、款项支付等内容进行的补充说明及承诺,该说明是《xxx装饰装修合同》的补充,是原合同的一部分。至此,被告杨常春出具的《2018年11月4日工程款使用说明》,应视为是《xxx装饰装修合同》的补充协议。本案中,因《xxx装饰装修合同》经原被告协议解除,《2018年11月4日工程款使用说明》也应当随之解除。至此,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该诉称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重庆名人堂公司诉请被告重庆金铺公司支付违约金和被告杨常春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九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五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